友情链接
当前位置:首页 > 陕西省情研究 > 省情研究

陕西新型城镇化水平省域比较

新型城镇化建设是党的十八大作出的重要战略部署,也是加快建设富裕陕西、和谐陕西、美丽陕西的客观要求。加快推进陕西省新型城镇化进程,对陕西省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2012年陕西省城镇化率首次突破50%,达到50.02%,比2011年提高2.72个百分点,提升速度在全国31个省市中位居第一,以西咸一体化为核心的关中城市群、3个大城市、6个中等城市、34个小城市、837个建制镇组成的金字塔型城镇体系基本形成。但是,在陕西省城镇化过程中仍然存在诸多矛盾,如土地城镇化快于人口城镇化、城镇集聚能力较低、生态环境恶化、城乡空间建设滞后等。这些矛盾阻碍了陕西省城镇化发展质量的提高,也影响了陕西省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因此如何正确推进新型城镇化、实现城乡统筹发展对陕西省意义重大。新型城镇化建设将会带来劳动生产率和城市集聚效益的提高,带来城镇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投资的扩大,带来居民收入和消费的增加,为农业现代化创造条件,从而持续释放出巨大的内需潜能,成为陕西省经济长期较快发展的动力源泉。



一、城镇化水平评价研究综述

传统城镇化模式具有历史惯性和锁定效应,探索形成具有可操作性的新型城镇化水平评价指标体系,对于突破惯性、转型发展具有重要意义。运用具有可操作性的新型城镇化水平评价指标体系正确测度新型城镇化水平,是全面客观评价我国目前新型城镇化发展水平、准确分析新型城镇发展动力、及时发现新型城镇化进程中的薄弱环节和存在问题、制定新型城镇化发展战略的重要环节,将为政府选择科学的新型城镇化发展模式、制定有利于促进新型城镇化发展的政策提供理论依据和支撑。

(一)传统的单一指标评价方法

最常用的评价城镇化水平的单一指标方法是人口比重指标法和城镇土地利用比重指标法。人口比重指标法是通过统计某一个国家或地区的人口变化来判断该地区的城镇化水平,其测算方法主要包括以下两种:城镇人口比重指标法和非农业人口比重指标法。其中,城镇人口比重指标法是指用某个国家或地区的城镇人口数占其总人口数的比重来表示这个国家或地区的城镇化水平[1];非农业人口比重指标法是指用某个国家或地区的非农业人口数占总人口数的比重来表示这个国家或地区的城镇化水平[2]。人口比重指标法在判断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城镇化水平中一直居于主导地位,但该指标存在一些不足之处,容易受到很多现实因素的影响,如统计人口口径不一、行政区域变更使城镇人口数量变化、城市人口流动性较大而忽略了外来务工人员等,造成对城镇化发展水平的评价缺乏现实意义。城镇土地利用比重指标法是指以某一个国家或地区内的城镇建城区土地利用面积占区域总面积的比重来反映当地的城镇化水平[3]。该测算方法在实际应用中的缺陷是对人口密度大、建城区用地面积大的地区比较合适,而对人口密度小、建成区用地面积大的区域则难以反映真实的城镇化水平[4]。

(二)复合型城镇化评价指标方法

复合型城镇化评价指标方法是指用若干个指标构成的一个体系来反映某个国家或地区的城镇化水平。由于传统的单一指标评价方法存在一定的缺陷,国内研究机构和学者开始逐渐使用复合指标法来评价城镇化的发展水平[5]。通过对中国城镇化的实证分析和国际比较研究发现,中国城镇化水平是滞后的,这种滞后不仅仅表现为滞后于国内经济发展水平、工业化或非农化进程,也表现为滞后于国外同等发展水平国家或同样发展阶段的城市化水平[6]。通过选取15个副省级城市为研究对象,使用层次分析法和线性加权和法测出1997-2003年各城市年度区域城市化综合水平。结果表明,东部发展持续领先于中西部城市,但中西部城市之间差异并不明显;由南至北的梯度差异格局显著,城市群间差异较为突出[7]。从空间、人口、经济、社会生活四个方面选取了17项指标构建了评价福建省县域城镇化发展水平的指标体系,结果表明城镇化综合发展水平与城镇经济发展水平的关联度最高。王聪等[8]从经济发展、人口社会发展、城市建设等三个方面选取了15个指标,构建了县域城镇化发展水平评价指标体系,并对山东省140个县域的城镇化发展水平进行了综合评价和系统聚类。结果表明,山东省县域城镇化发展水平差异十分悬殊,空间分异格局特征非常明显[9]。从人口、经济、社会、文化及环境五个方面入手,选取25个指标构建了新的城镇现代化指标体系,并以辽宁省为例计算出13个城镇城镇化发展水平评价指标系数,论证了该指标体系的可行性。

相对于传统的单一指标评价方法,复合型城镇化评价指标方法克服了单一指标的片面性,不仅可以从多角度、多方位地全面考察城镇化发展水平,而且能够从整体上反映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和社会发展情况。但是,新型城镇化作为城镇化发展的新阶段,关于城镇化发展指标体系的研究已经很难适应目前评价新型城镇化水平的需求,已有的研究较少把城乡间的协调程度作为对城镇化质量的影响因素考虑,缺乏城乡关联、协调发展的内容,无法反映出新型城镇化发展水平的多样性。因此,为了更准确地评价城乡统筹视角下的新型城镇化水平,本研究将构建一套高效、合理的评价指标体系,为定量评价新型城镇化水平提供新的视角。

二、新型城镇化水平评价方法

新型城镇化是城乡统筹、城乡一体、产城互动、节约集约、生态宜居、和谐发展,是大中小城市、小城镇、新型农村社区协调发展,互促共进的城镇化。新型城镇化的“新”就是以科学发展观为引领,发展集约化和生态化模式,要由过去片面注重追求城镇规模扩大、空间扩张,改变为以提升城镇的文化、公共服务等内涵为中心,真正使城镇成为具有较高品质的适宜人居之所。因此,全面客观准确地评价我国新型城镇化的发展水平必须要有一套明确的量化指标,构建新型城镇化水平评价指标体系要遵循科学性、系统性、综合性、层次性、区域性和可操作性基本原则。

(一)新型城镇化水平评价指标体系构建

本研究依据评价指标体系的设计原则,参照国内外指标体系研究,在深刻剖析新型城镇化内涵的基础上,充分考虑指标的代表性、数据的可获取性及计算上的可操作性,从经济高效集约、功能完善、环境友好、城乡统筹、社会和谐五个方面选取30个指标,全面系统地对新型城镇化进行定量描述,构成指标体系最基层的要素,力求建立一套客观、科学、综合反映新型城镇化水平的评价指标体系(见表1)。

表1:新型城镇化水平评价指标体系

领域 序号 指      标 权重

经济高效集约 1 城镇化率(%) 0.0212

2 人均地区生产总值(元) 0.0541

3 人均地方财政收入(元) 0.1131

4 第二三产业占GDP比重(%) 0.0076

5 第三产业从业人员比重(%) 0.0180

6 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占GDP比重(%) 0.0130

7 万元地区生产总值能耗(等价值)(吨标准煤/万元) 0.0119

功能完善 8 城市用水普及率(%) 0.0346

9 城市燃气普及率(%) 0.0177

10 每万人拥有公共交通车辆(标台) 0.0390

11 人均城市道路面积(平方米) 0.0164

12 互联网普及率(%) 0.0664

13 每万人拥有公共厕所(座) 0.0512

环境友好 14 人均公园绿地面积(平方米) 0.0279

15 建成区绿化覆盖率(%) 0.0085

16 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 0.0234

17 一般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量(万吨) 0.0534

18 主要污染物排放量(万吨) 0.0198

19 工业污染治理完成投资额占GDP比重(万元) 0.0410

城乡统筹 20 城乡居民收入比(%) 0.0237

21 城镇居民恩格尔系数 0.0063

22 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 0.0270

23 城乡固定资产投资比(%) 0.0030

24 新农合参合率(%) 0.0164

社会和谐 25 养老保险参保率(%) 0.0073

26 医疗保险覆盖率(%) 0.0355

27 高等教育普及率(%) 0.0577

28 城镇登记失业率(%) 0.0400

29 人均拥有公共图书馆藏量(册) 0.0855

30 每千人口卫生技术人员(人) 0.0593

1. 经济高效集约

城镇化的本质是一种空间集聚,新型城镇化不但要集聚人口、资源等生产要素,还要节约、高效地使用各种资源,使城镇向集约型转变,重点发展高附加值的制造业,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促进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本研究选取反映经济高效集约的主要指标包括:城镇化率(%)、人均地区生产总值(元)、人均地方财政收入(元)、第二三产业占GDP比重(%)、第三产业从业人员比重(%)、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占GDP比重(%)、万元地区生产总值能耗(等价值)(吨标准煤/万元)。

2. 功能完善

新型城镇化要求的提升城市功能,是指必须具备完善的城市道路、通信、供水等市政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城市防洪等防灾减灾设施建设,较高的基础设施综合配套水平。本研究选取反映功能完善的主要指标包括:城市用水普及率(%)、城市燃气普及率(%)、每万人拥有公共交通车辆(标台)、人均城市道路面积(平方米)、互联网普及率(%)、每万人拥有公共厕所(座)。

3. 环境友好

新型城镇化提倡“友好”地对待环境,充分考虑生态环境对城镇发展的承载能力,协调城镇与区域之间的环境依存关系。在城镇发展中,要改善城镇的环境质量,提升城镇生活品质,打造优美舒适的人居城市,建设环境友好型城镇。本研究选取反映环境友好的主要指标包括:人均公园绿地面积(平方米)、建成区绿化覆盖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一般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量(万吨)、主要污染物排放量(万吨)、工业污染治理完成投资额占GDP比重(万元)。

4. 城乡统筹

新型城市化要求以统筹城乡发展为出发点,用发展和改革的方式,构建城乡互动、协调发展机制,充分发挥城市的带动作用,通过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促进农业增效、农民增收,缩小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打破二元城乡结构。本研究选取反映城乡统筹的主要指标包括:城乡居民收入比(%)、城镇居民恩格尔系数、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城乡固定资产投资比(%)、新农合参合率(%)。

5. 社会和谐

新型城镇化的核心是“人的城镇化”。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时代背景下,新型城镇化要求人口在实现从农村到城市空间“转移”的基础上,真正实现从农民到市民的户籍“转化”,从产业支撑、人居环境、社会保障、生活方式等方面实现城乡一体化,使生活在城镇里的每一个居民能够共同创造和平等分享新型城镇化的发展成果。本研究选取反映社会和谐的主要指标包括:养老保险参保率(%)、医疗保险覆盖率(%)、高等教育普及率(%)、城镇登记失业率(%)、人均拥有公共图书馆藏量(册)、每千人口卫生技术人员(人)。

二、新型城镇化水平评价方法和步骤

本研究拟采用综合评价模型对新型城镇化水平进行评价,其最关键的步骤是确定各评价指标的权重。由于常用的主观定权法如专家评分法、层次分析法和主成分分析法等在确定评价指标权重时,会随专家个人的认识程度不同而发生变化,因此,专家主观性给出的权重往往不能真实地体现出评价指标的实际情况。另一方面,新型城镇化水平评价指标综合性较强,其包含的信息量也相对复杂,加大了准确确定评价指标权重的难度。因此,为了尽量减少和消除研究中的主观因素及客观局限,本研究采用熵权法对各评价指标进行赋权,并据此对新型城镇化发展水平进行测度。

(一)熵权法确定指标权重

熵权法是一种在综合考虑各因素提供信息量的基础上计算一个综合指标的数学方法。作为客观综合定权法,其主要根据各评价指标传递给决策者的信息量大小来确定权重。熵权法能准确反映新型城镇化水平评价指标所含的信息量,可解决新型城镇化水平评价各指标信息量大、准确进行量化难的问题。

假定对m个评价对象的n项指标进行综合评价,可以建立一个m×n的初始数据矩阵:



其中,Xij表示第i个省市的第j项评价指标的数值。

由于各指标的量纲、数量级以及指标的正负取向均有差异,为消除因量纲不同对评价结果的影响,需要对各指标进行标准化处理。本研究采用极值标准化法对评价矩阵进行标准化处理,当指标值越大表明新型城镇化发展情况越好时,采用正向指标计算公式(1)进行标准化处理,当指标值越小表明新型城镇化发展情况越好时,采用负向指标计算公式(2)进行标准化处理,具体计算公式如下:

当评价指标为正向指标时,

(1)

当评价指标为负向指标时,

(2)

(1)式和(2)式中, 表示第i个省市第j项指标的实际值, 表示其标准化值, 为第j项指标的最大值, 为第j项指标的最小值。

对统计数据进行标准化处理后就可以计算各指标的信息熵,第j项指标的熵值Ej为:

(3)

(3)式中, (K为常数,并且假定当yij=0时,yijInyij=0)。

计算第j项指标的差异性系数dj,

dj = 1-Ej                                 (4)

(4)式中,dj反映了指标数据值的差异性大小。数据差异性越大,则dj越大,该指标的权重就越大当某项指标下的数据完全相等时,差异性系数最小,为0。

第j项指标的权重为:

(5)

(二)建立综合评价模型

采用线性加权求和法构建新型城镇化综合评价模型,其具体评价模型如下:

(6)

(6)式中,Zi为第i省市新型城镇化综合水平得分,wj为第j项指标的权重, 为第i省市第j项指标的标准化值。

三、新型城镇化水平评价结果

本研究在构建新型城镇化水平评价指标体系的基础上,以全国31个省市(除台湾、香港、澳门等地区)的指标数据进行测算和评价分析,通过对比陕西省和其他省市的新型城镇化发展水平,明确制约陕西省新型城镇化发展的因素,为推进陕西省新型城镇化、实现城乡统筹发展提供新思路和研究视角,提出加快陕西省新型城镇化进程的对策建议。

(一)研究区域及数据来源

本研究区域为全国31个省市(除台湾、香港、澳门地区)。指标中所采用的基础数据主要来源于《中国国家统计年鉴2012》和《中国城市统计年鉴2012》,个别数据来源于各省市2011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二)新型城镇化水平评价结果

依据熵权法计算步骤,对全国31个省市的30项指标共计620个数据进行处理,通过对原始数据进行标准归一化,按照上述步骤计算31个省市的指标权重(表1),并运用综合评价模型得到31各省市新型城镇化水平的综合得分(表2)。

表2:全国31个省市新型城镇化水平评价结果

省市 综合评价 排名 省市 综合评价 排名

北  京 0.7362 1 吉  林 0.3366 17

上  海 0.6564 2 宁  夏 0.3360 18

天  津 0.5807 3 重  庆 0.3225 19

江  苏 0.4918 4 黑龙江 0.3124 20

浙  江 0.4784 5 湖  北 0.3092 21

辽  宁 0.4250 6 江  西 0.2900 22

山  东 0.4237 7 安  徽 0.2701 23

广  东 0.4225 8 四  川 0.2605 24

新  疆 0.4096 9 河  南 0.2525 25

内蒙古 0.4056 10 湖  南 0.2501 26

青  海 0.3830 11 广  西 0.2359 27

福  建 0.3815 12 甘  肃 0.2189 28

陕  西 0.3706 13 云  南 0.2170 29

山  西 0.3705 14 西  藏 0.1828 30

河  北 0.3672 15 贵  州 0.1810 31

海  南 0.3379 16 全国平均值 0.3618 —

由表2可知,全国31个省市新型城镇化总体水平较低,平均值只有0.3618。新型城镇化综合评价水平在0.5以上的只有北京市、上海市和天津市3个地区,仅占总体的9.68%;其余省市的新型城镇化综合评价水平都在0.5以下,占总体的90.32%。同时,全国31个省市新型城镇化发展极不平衡,差距明显。新型城镇化综合评价水平最高的是北京市(0.7362),最低的是贵州省(0.1810),两个地区得分相差0.5552。即使排名前六位的省市之间,其新型城镇化发展水平也体现出较为明显的差距。从东中西部的新型城镇化发展水平来看,其呈现出明显的梯度分布。新型城镇化综合评价水平排名前5位的省市均位于东部地区,而排名后5位的省市均位于西部地区,说明东部地区的新型城镇化水平明显高于西部地区。

从综合得分看,陕西省新型城镇化综合发展水平为0.3706,在全国范围内处于中等位置(第13位),不仅高于全国新城城镇化平均水平(0.3618),而且高于按单一的人口城镇化率划分在全国范围内所处的位次(第18位)。但是,与排名前十二位的省市相比,陕西省新型城镇化综合水平仍然较低,尤其是与东部地区的差异明显,表明经济发展是影响和推动陕西省新型城镇化进程的主导因素,同时,缺乏城镇特色产业支撑、城镇基础设施水平低下、城乡发展不均衡、城镇管理方式落后、城镇生态安全等问题也是制约着陕西省新型城镇化发展水平进一步提升的影响因素。

(三)加快推进陕西省新型城镇化发展的对策与建议

城镇化是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客观要求和必然趋势,是现代化水平发展的重要标志。陕西省目前正处于工业化和城镇化全面提速的阶段,加快推进新型城镇化进程,是提升区域综合竞争力的关键举措,是实现城乡统筹发展的重要途径,是关系陕西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三强一富一美”目标的重大战略。本研究通过对陕西省新型城镇化水平进行评价,针对陕西省新型城镇化发展的薄弱环节和突出问题提出如下政策建议:1、构建现代城镇体系。提升城市群支撑能力,增强中心城市辐射带动作用,增强县域城镇承载承接作用,积极稳妥开展新型农村社区建设;2、推动城乡一体化发展。鼓励城市支持农村发展,以工业化理念引领农业、工业化成果反哺农业,推动农村人口向城镇有序转移,将基础设施和社会事业发展重点转向农业农村,促进城乡资源均衡配置、生产要素自由流动;3、加快土地、户籍、社保等制度创新。一方面要加快土地流转,把土地集中起来进行规模经营,避免土地浪费,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另一方面加强我省大中城市的户籍制度改革,放宽落户条件,逐步解决在城市长期打工的农民工户口问题、就业问题及子女上学问题;4、提升公共服务保障能力。为城乡居民提供良好的生活环境,实现居民收入增长与经济发展同步,劳动报酬增长与劳动生产率提高同步,切实提高居民实际生活水平和质量。


参考文献:

[1]王新娜.城市化水平衡量方法的比较研究[J].开发研究,2010(05):92-95.

[2]韩江涛,龚新蜀.基于层次分析法的城镇化评价指标体系的优化[J].淮海工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2009,3(01):75-78.

[3]姜爱林.城镇化水平的五种测算方法分析[J].中央财经大学学报,2002(08):76-80.

[4]王德成,张领先,王志琴.城镇化水平计算方法比较分析[J].农机化研究,2004,5(03):61-66.

[5]简新华,黄锟.中国城镇化水平和速度的实证分析与前景预测[J].经济研究,2010(03):28-39.

[6]郑文升,王晓芳,李诚固.1997年以来中国副省级城市区域城市化综合发展水平空间差异[J].经济地理,2007(02):256-259.

[7]李航飞, 汤小华.福建省县域城镇化发展水平灰色关联分析[J].云南地理环境研究,2009(04):7-10.

[8]王聪,朱喜钢,王富喜.基于县域的山东省城镇化发展水平差异研究[J].河北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09,9(05):682-687.

[9]马世骁,许萍,孙彦.城镇化水平综合评价方法研究[J].沈阳建筑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03):272-276.